你的位置:首页 >

从人事档案整理的切纸说起……

2018-4-26 16:40:32点击:

    人事档案整理的切纸说起……

    2004年7月,我有幸被安排到武汉海关搞人事档案整理。这是我读档案学专业以来第一次接触档案的机会。人事档案的整理和其它档案的整理很不一样,按照中组部的要求,人事档案要被整理成四面齐的那种样子,拿出来完全像一本装订地很好的书,大家都知道,人事档案中所用的纸张,大小不一,但如何做到四面齐呢?将纸张规格被定为19×26cm(我估计是根据整理人事档案长久以来所积累的经验),无论A4幅面、16开幅面的还是B5幅面的纸张,都得向19×26cm这个规格靠,在切大补小的情况下,我被分配做切纸这件事,接到这件事时我就想不要说让我做,即使让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来做,肯定能顺利拉下,可惜我想错了,没有这个过程我永远都不知道这件小事会对我以后工作有如此大的正面影响。

在做事的第一天上午,海关负责指导我们的老师先带我们熟悉环境,下午讲一些学校老师们课堂上讲到过的一些档案知识,也拿出人事档案对着讲,要达到何种要求,第二天整个上午,安排给我的任务就是把A4幅面的白纸切成19×26cm的规格,工具是一个切纸刀、一沓A4纸,我严格按照要求切,切了还不到100张,问题来了,切好的纸放在一起大小不一,中午的时候,指导老师先拿我的这些纸开说,先让我看,他再盯着我看,还有另外三位同学也盯着我看,我知道我把“事”搞砸了,当然后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给我留下的影响太深刻了,这种影响让我去追求完美。说白了,切纸这个过程是在用一种简单的工作在训练一个人严谨的做事态度,事实上,将一沓纸切整齐的方法很多(不过是在后来才明白的),而用这种先做小事,再用一种当着大家的面让你觉得问题存在的情况下,然后再进行反思的方式作训练,我觉得其意义深远。

    在我工作后,身边比我学历高的人多的是,为什么会因为毛躁而让事情搞砸呢?原因就在于缺少严格地训练。

    档案学,一个需要极强实践操作能力的学科,却在实训中很难找准位子!有时候实习就像一个苦力活,零零碎碎的事,而没有人从专业的角度进行开导,实习也就是实习而已。在毕业论文写作上,大多数的情况下,学术训练更是难以落实,我们不难发现,严格训练对于专业人的走向显得多么重要!而这种训练该如何操作、如何引导,达到何种高度,这是一个棘手还是随意的问题吗?